三磷酸腺苷_磷酸x3

嗷呜

【屠倚】暑酒

soot烟:

又是一辆车,要什么标题。


屠倚注意,R18注意,高亮。


说真的我没有想到我开学前留下的最后两篇文居然是俩车。


请记住我曾经是个写正剧的人。


  @仟昆叔叔 非常爱您给您打call,只可惜还没能看到图,别太累注意休息。


不多说,老样子,人物属于mjj,ooc属于我。


嘘,小声开车,怕翻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屠龙拎着酒进门的时候,察觉到了一点儿不对劲。


这一日是大暑,火伞高张。整个人世热得像蒸笼。常言道大暑分三候,一候腐草为萤,二候土润溽暑,三候大雨时行。他一候二候三候均未体会到,唯独觉得热,流金铄石,视线都让热气蒸扭曲,几乎难以专注。


他几日前回了山上避暑,山地阴凉,时常有风。唯一不好的就是太静,四下没有人气,过耳的只有蝉声。


 


这一日酒喝空了,他才第一次下了山去买酒,上山时听见一声鸟啼,左眼皮猛地跳了一下。起初觉得是错觉,此时推门进屋,才知竟真的应验。


倚天就站在屋里,距他一步之遥的位置,他背对着门,给他一个背影。身上依旧是他惯穿的蓝衫,只是天气过热,带了毛领的白袍只抱在手里,露出一双匀称修长的腿,身形颀长高挑,脊背挺拔。


他听见响动时回了头,露了半张侧脸,惯旧是那一张雪揉冰刻的脸,薄唇,鼻梁高挺,眉眼锐而细长,剑锋般的斜飞入鬓,一双金瞳嵌在浓厚的眼睫之中,色清剔透,却冷如寒潭。回首时那双眼睛径直望过来,情绪寡淡的模样,眼中却是天摇地动,翻山倒海。唇一抿,低声唤了一句,“屠龙”。


 


两个过于寡薄的字,混淆在满室蝉鸣中,被热浪翻搅着送到他耳边。屠龙一时抓不住手中的酒坛,手掌一抖,一只瘦削的手就伸了过来,在酒坛的侧面轻轻一扶。


屠龙就在他这一扶里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脸上的惊愕顿收,换成一副冷肃而暴戾的神色,眉目忍耐,似有压抑。眼中情绪却是复杂的,将一双如出一辙的金眸搅成了暗金色。他喉结滚动了一下,咽下了数句到了嘴边的话,只是死死的盯着他,许久,才低笑了一声,半扬了下巴,自上往下的看他:“你招呼都不打一声给老子走了这么久,现在又知道要回来了?玩我呢?”


倚天没接他的话,反过身正对着他,那副冷漠得让人觉得不近人情的眉眼上下将他打量了一番,从额到脚,从左到右,最后对上他的视线,语调平稳,声音淡淡的:“我走了十五年,你倒是一点没变。”


 


是十五年零六个月又三天。


屠龙在心里接了口,面上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别开眼不去看他。倚天也不在意他的态度,从他手里接了一坛酒,他手指细长,骨节莹润又分明,此时扣在陶制的粗糙酒坛上,平白被衬出几分黑白分明的秀气。


然而那是一双从小练剑的手,持剑时剑招凌厉迫人,挑斩切刺时俱都带着锋芒,自有与它的好看相匹配的危险。


他抱了酒进屋,将酒坛搁置在了屋里的石桌上。屠龙心下还有些火气没消,不想跟他进门,脚却不停使唤,十分没骨气的跟了上去。倚天单手放在桌上,抬头环视屋里的摆设。这屋子建得并不大,结构也不复杂,一圈下来就都看尽,是与十五年前一般无二的模样,只填了几分刻痕。


 


“怎么没换?”他将外衫放在石桌上,掌心磨拭着石桌的边缘,没回头,轻声问。


“明知故问,别转移话题。”屠龙冷哼了一句,斜着眼睛睨他,见他始终没有回头,一时火气翻涌,上前几步就扯着人的手臂将人倒转了过来,面对面的盯着他,“你能不能别老……”背对着我。


后边儿话没能说出来,就消了音。这样的姿势未免太近也太暧昧,他几乎与倚天前额相碰,近得能听见他的呼吸,柔软的落在他的上唇,惊起一阵麻痒。那双眼睛却还是静的,只是半抬起来与他对视。


 


屠龙说不出话来,也觉得没有什么话需要再说。他单手握着倚天的手腕用力一扯,另一手就直接扣了他的腰,猛地低头吻了上去。


那唇既薄又凉,吻住时甚至带着一丝雪气,仿佛吻住的不是一个活人,而是九华山上的一处冰雪,再重两分就碎了般的虚无。


倚天总是给他一种紧迫感,他心太冷太清,防线过重,满心只有修道,再盛不下任何人事,一时没能握住,就从此失了踪影。


 


一别十五年,这人心该有多硬,才舍得不给他任何音信,连生死都是未知。


 


屠龙闭了眼,专心同他相吻。


起初是吻,之后便成了啃咬。他一时发了狠,摁住他的后脑就咬住了他的下唇,力道算不得重,但也着实不算轻。倚天微微皱了眉,就让他撬开了唇缝,狠狠的加深了这个吻。一时唇舌纠缠,挣脱不得。


屠龙不愿他挣扎,便扣紧了他的后脑后腰,几乎是以一个桎梏的姿态将他锁在自己怀里。然而他非但没感觉到倚天挣扎的力道,反而察觉到一双手环过他的后背,轻轻攀上了他的肩膀。


他一愣,猛然觉得,这姿势竟像是拥吻。


 


倚天就在他怔然的这一瞬微微偏了头离开了他的唇,屠龙眼瞳暗了两分,还要去追,就感觉后颈处衣领被扯了扯,倚天略低着头不看他,缓了两口气,才开口慢慢的道:“我走是想避开你。”


屠龙又是一怔,然而倚天并未给他反应下去的时间,继续道:“修道之人,讲究心无杂念。你乱我心神,我却不能杀你,便只好避开。”


 


屠龙没想到他会解释这个,却还是精准的捕捉到他言语之中的意思,怔然间心中掀起滔天风浪。


好一句“你乱我心神”。






走这儿






-----------------


没改错字,看到什么特别跳戏的错字见谅。


明天开学就长弧了,给大家挥挥,最后挥舞一次屠倚的大旗,屠倚真是太好吃了!

评论

热度(936)